二二二二文呐

惊年【文忆】

☞第一次写不那么逗比的文。
☞少爷文×单纯忆

“从此轻风晚吏,只愿与你共生共死,百岁成歌……”

【1】

在池忆儿时的记忆里,除了足球,就是展逸文。

展逸文,展家的小少爷。

而他,不过是展家一个老管家的孩子。

主仆有别。

所幸,那个时候他们都还不知道,所以他们还能做朋友。

儿时的展逸文,好像只有池忆。

跟所有的大少爷一样,他每天会被无数的仆人无微不至地照顾。

他穿着好看的衣服,吃着最精致的东西,拥有无数高端的玩具……

见到父母的次数却少之又少。

他隐约记得,母亲是个温柔的人,会在睡觉前给他唱歌,吻他的头发……

如果不是她离开得太早,也许展逸文不会对其他事物都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父亲……

展逸文从来都不愿去想关于父亲的东西。

尽管他所拥有的都是父亲所赠的,包括池忆。

【2】

第一次见到池忆,展逸文冷冷地捏了他的脸蛋。

然后就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池忆第一次见到那么豪华的房子还有那么好看的小少爷。

被捏疼了脸都不敢动弹,大大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而那个好看的小少爷,欺负过他又好像不喜欢他的样子。

池忆是被他父亲带过来的,来的时候他看见父亲对另外一个高高的叔叔卑躬屈膝。

又是那个叔叔指着自己说

“让他这孩子陪文文玩吧,或许能让他开心点。”

可是现在,池忆一点都没觉得高兴,那个小少爷也不见得开心。

后来大概是因为他爸爸的怂恿,池忆一直小心地跟在了展逸文的身后。

偶尔看见展逸文回头奇怪地看着他,他想开口说话又不知道说什么。

彼时,他们还都是六岁的小粉团子。

一个假装凶神恶煞,一个却是真的被吓得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3】

男孩子的友情,建立起来可能有点奇怪。

至少对池忆来说是。

好像是他突然听到展逸文说

“喂…去陪我踢球。”

是祈使句,没有请求的意思…

然后他们就展开了一场两个粉团子的较量。

再然后,他们就成了朋友。

尽管因为天天陪着展逸文,池忆也只有他这么一个朋友。

但童年过得不算太差,展逸文也给了他足够的友情。

两个粉团子,在展家的后院里,长成了两个出色的少年。

【4】

池忆从八岁开始就一直住在展家。

是展逸文要求的,展父也没有拒绝。

跟展逸文熟了以后,池忆一直都过得很好。

展家不差那些钱多养一个孩子,展逸文也正好缺个玩伴。

不是别人不想跟展逸文成为朋友,而是展逸文不愿意。

他从小就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要不是池忆脾气实在好,脸皮也够厚……

久而久之,展逸文跟池忆,成了彼此唯一的朋友。

而展逸文也对池忆表现出了他天生的占有欲。

他不许池忆跟别的男生勾肩搭背,
不许池忆回应任何小女生的情书,
甚至不许池忆跟别人有过多的交谈。

其实长大了的池忆明白。

他是家财万贯的小少爷,

而自己,只不过是展逸文家的下人。

少爷对他再好,再不计较关系,

他也得记住了……

表面上顺从地当少爷的朋友,能跟他打闹开玩笑。

但一旦少爷生气或是难过…

他就是少爷的出气筒,要照顾少爷。

这些都是池忆的父亲告诉他的,尽管他觉得其实不是这样的。

展逸文对他很好,没有拿他当过出气筒,也出来没把他当下人。

池忆实在不忍心,如果他真的把自己当做展逸文的仆人………

那展逸文就真的没有朋友了。

【5】

高考前夜,池忆紧张得要命。

一直到深夜,他还在背着英文,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而展逸文,在隔壁房间的展逸文……

应该早就睡了吧……

他成绩那么好,从小到大都没担心过考试。

池忆不一样,他很容易紧张。

其实他成绩不差,只是跟展逸文比起来还是有点差距。

知道自己肯定睡不着,池忆干脆就坐在书桌旁。

直到自己的房间闯入一个不速之客……

“池忆,陪我睡觉,我…有点紧张。”

展逸文拎着自己的枕头,爬到了池忆的床上,然后又强势地把池忆从凳子上拉了过去。

“少……少爷,我……这个床…有……”

池忆还是改不掉小时候一紧张就结巴的坏毛病。

一句话结结巴巴地说不完整,倒是把展逸文听急了。

“我说过多少次,不要叫我少爷……”

“……哦”

“要你陪我睡觉就睡觉,废话那么多干嘛。”

“……哦”

然后池忆就乖乖地被展逸文从背后搂着。

小时候他们经常睡在一起。

可现在他们都是即将成年的人了啊……

池忆有点脸红,听着耳朵后面传来的呼吸声,脸红到了耳根。

展逸文并没有很快入睡,而且,他其实一点也不紧张。

他知道池忆,每次遇到这种考试都会紧张得睡不着觉 。

可他不知道怎么哄人睡觉,只能这样抱着池忆。

池忆有点瘦,背上的蝴蝶骨硌得慌。

于是展逸文很自然地把池忆翻了个面……

面对着池忆的展逸文,听到了他很快的心跳声。

肯定还是紧张吧,怎么办呢?

展逸文想着,轻轻地抬手,想拍拍池忆的背。

他记得很小的时候,妈妈就是这么哄他睡觉的。

池忆被拍得一惊,但是又觉得很安心。

在展逸文终于挨不住睡过去后他也沉沉睡去了。

【6】

送展逸文出国的时候,是接近夏末的季节。

上海还是很热。

池忆刚考了驾照,他想送展逸文去机场。

不过,当然轮不到要他送。

展逸文穿着很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拖着一个大箱子。

在机场送别的除了池忆就是司机。

很凄凉呢……展逸文想到。

那是他们刚刚高考完了,他要出国留学,而池忆考上了国内一所不错的大学。

展逸文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池忆。

很高,但是有点瘦瘦的,比自己黑一点,比自己矮一点。

池忆看着他,一直都在絮絮叨叨地说着一些安全问题,叮嘱他的样子跟那个上了年纪的池管家一样。

展逸文笑着说知道了,然后伸手捏了捏池忆的脸。

“展逸文你干嘛?都这么大的人了,不要捏我脸。”

“池忆,记住了,我不在的时候不许别人捏你的脸。”

“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吗?真是的,很疼唉。”

“还有,不要在大学交一些奇怪的朋友,女孩子也是,不要跟那些女孩子走太近……”

“不是吧,大学你都不许我交女朋友吗?”

池忆有点哭笑不得地说。

“不许!我也没交过,你就不能交!”

看着展逸文假装强硬的脸,池忆突然很想笑。

展逸文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理不直气也壮呢。

“好啦,我不会交女朋友的,你出国一个人好好学习,放心吧。”

“嗯,等我回来。”

“好。”

展逸文拖着行李准备登机,池忆就在外面看着。

一向独来独往的展逸文的背影有点消瘦,明明是养尊处优的少爷,却是一直胖不起来。

登机的时候,展逸文还在想………

池忆,等我回来,有话要对你说……

【7】

离开了展逸文的池忆,终于也变成了一个优秀的少年。

他踢足球很厉害,长得也并不比展逸文差多少。

只不过从小生活在展逸文的光辉下,让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有多优秀。

大学不比高中,追求他的人不在少数。

女孩子也不再是暗搓搓地递情书,送礼物……

第一次被女孩子大胆表白的时候,池忆吓了一跳。

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马上出现了展逸文生气的样子。

然后他话都没说,扭头就跑了……

后来每次遇到女生表白,池忆都会结结巴巴地用僵硬的理由搪塞过去。

时间久了,也就没有女生向他表白了。

学校里的人都知道,那个叫池忆的帅哥从来都没想过要跟谁交往。

但是流言远没有那么仁慈……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学校里开始有人传:

池忆不喜欢女生……

就算是池忆平时再低调,他出众的外表和平和的性格也足够让他成为某些人的眼中钉了。

池忆什么都知道,他也认真的想过,甚至想反驳那些无聊的流言。

但是他没有……

他的确从来没有对哪个女生动过心。

他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喜欢,也不了解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8】

大学总是有很多有趣的活动。

比如说让人热血沸腾的足球联赛。

池忆理所当然的作为主力出战了,足球,是他除了展逸文以外一直没有离开过的东西。

其实在十几岁时,他已经通过足球赛成为了国家一级运动员。

他不提,学校足球队也在大一时就向他发出了邀请。

足球赛上,池忆的表现并不算很好,但是在别人眼中已经是出色的了。

女生们嘶哑着嗓子为他加油,队友们也配合得当。一场比赛他踢得热火朝天。

如果不是决赛时,他被人故意踢伤了腿。

池忆只觉得脚裸处剧烈地疼痛了一下,不自主地被人撞倒在了球场上,甚至在慌乱的时候还有人故意地踩了他一脚。

他捂着脚,像虾子一样蜷缩在一起,耳边的各种惊呼声都变得模糊起来。

队友一个个地赶过来,差点跟敌队打起来,球场上混乱不堪……

直到被送去了医院,池忆才清醒了一点……

接下来的比赛他参加不了,但是他们还是赢了。

躺在医院的床上,池忆的左腿打了厚厚的石膏。

可能要在医院呆几天了呢,他无奈地想到。

展逸文是在他住院的第二天打来电话的,池忆接电话的时候还被吓了一跳……

“池忆,你怎么样了?”

展逸文的语气带着不可抑制的焦急与担心……

“没……没事……”

“什么没事!池叔叔告诉我你踢球脚受伤了!都住院了还没事吗!?”

“我……我过几天就出院了,你别……别太担心了。”

池忆第一次觉得展逸文是在生气,一时又急得结巴起来。

“……我过几天会回来的。”

“不用……”

可惜池忆话还没说完,展逸文已经挂了电话。

他有点无奈,但是更多的是开心,那种开心就好像心脏那块被填的满满的。

但他只能压抑着,不让自己在医院笑出声……

可等到池忆出院了,也没见到展逸文回来。

评论(18)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