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二二文呐

琴师

*方洛墨,虐*
*架空古风,文笔渣慎入。以《琴师》改编,为了不破坏画风,用了真名(徐一宁,周浩然)
*第一次写同人文,不喜尽情喷(。・ˇ_ˇ・。:)

『1』

周易元年正是徐一宁国破家亡的那一年,哦……他本来就没有家。

徐一宁从皇宫逃出来的时候,身无分文,只剩下一把与他朝夕相处的古琴。

他是琴师,师傅告诉过他,琴永不能离身,哪怕是他死。

可惜,没逃出多远,他就被官兵抓了,和其他旧朝官员们一起被押往新朝国都。

大抵会被斩首,或者成为永不见日的囚徒吧……徐一宁自嘲地想,笑了笑。

他抱着琴,走得步履蹒跚,长发在逃亡中早已散乱肩头,白袍也被染了血色。原本该是个笑起来能甜入心头的人,现在却笑得如此凄凉,笑得让人心疼……

传闻新朝皇帝是个年纪轻轻却心狠手辣的人,只用了三年时间就统一了中原建立了大周王朝。

新帝好音律,各个大臣官员就费尽心思去找些精通音律的美人儿送进宫,都盼着那天讨得皇上欢心能升个官得个赏什么的。

可皇上却一个都没看上,偏偏相中了混在战俘里的徐一宁。

大概是他抱着琴死都不放的样子让皇上觉得,那才是一个乐师该有的样子。

徐一宁被人从牢房直接就押到了皇上面前。他抱着琴,执拗地不肯跪下也不敢抬头。

直到那个殿上的人轻声说了句:
“给朕弹首曲子。”
语气霸道却并没有让人生厌,冷清的声音让徐一宁一愣,他透过额前凌乱的长发看了眼皇上。

出乎意料的,传闻里心狠手辣的皇上只是一个青年模样的人,甚至还带着笑期待地看着他。

他没再固执,而是跪坐了下来,放好了琴,仔细认真地弹了首他写的曲。

其实,他没有什么亡国之痛,他只想着能带着琴,回一趟故乡。

低头弹琴的徐一宁并没有看见,皇上身边的一位护卫,看着他握紧了手中的剑。

『2』

那日为皇帝演奏后,徐一宁就又被人带走了,不过没再回牢房,而是被安排在了一处别院。

皇上养了个前朝琴师的事情在朝上被传得沸沸扬扬,可无论多少人反对,皇上都无动于衷。

每日傍晚或者午后,皇上都会叫来那个琴师弹上一曲,时间久了也不知道是为了听琴还是为了看人。

与林墨相认是在住进别院的那天晚上。

那晚下了大雨……徐一宁坐在床上听见有人敲门,还没来得及去开门,就见一个黑色的人影闯了进来。

“你……”
“洛洛!”

那个人朝他唤了一声,洛洛是他的乳名……

愣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仔细打量着浑身湿透的人……

“林墨!?”
“嗯,洛洛,是我,林墨。你怎么被抓进来了?这些年你都在哪儿?”

林墨问得很急,让徐一宁没有反应的余地,他愣愣的从床上下来走进了林墨,努力回忆了一下他有些可悲的童年…

『“林墨哥哥,蝴蝶好漂亮啊……”
“等着,哥哥给你抓一个。”』

回忆里的画面渐渐清晰起来,眼前的人与儿时那张脸对应着,不禁让他有点惊讶与悲哀。

他跟林墨,从小就在一起,十岁的时候,家乡发了一场洪水,家人死得死散得散,他俩也就走散了,从此再没相见……

没想到再见,竟是在这种地方。

一个是旧朝的琴师,一个是新朝的护卫……

那夜,他们谈了许久。林墨临走前天色微亮,雨也小了不少,徐一宁给他披了件蓑衣,道了别。

老友他乡重逢自然是好事,可是伴君如伴虎,以后怎样谁也说不准。

徐一宁是开心的,只是笑不出来。

『3』

本来相安无事的生活硬生生的被这场意料之外的重逢打破。

自从与林墨相认后,闲暇时候,徐一宁就喜欢在别院里弹琴,林墨舞剑。

那天上午,刚刚退了朝的皇上心里甚是烦躁,斥退了侍卫后就不知不觉走到了别院外。

院子里那棵枯树下,他的琴师正弹着琴。而旁边是另一个正在舞剑的人。

徐一宁抬头与林墨相视一笑,正好被推门而入的皇上看见了这扎眼的一幕。

一股无名火腾地从心底升起,皇上看了眼立马跪在地上的林墨和一旁的徐一宁,无端地觉得刺眼。

“参见陛下。”林墨跪在地上行礼,用眼神示意徐一宁跪下。

徐一宁没动,盘腿抱着琴,看着那个身着龙袍高高在上的皇上,其实,自他入这宫中起,从来没有行过跪拜之礼。

皇上从来没有怪过他,也不强求他,皇上…是宠着他的吧……

皇上瞪了一眼林墨,又看向徐一宁。

“跪下!”

莫名地怒火让他不禁对着徐一宁吼到,他不知道这怒火从何而来,也不知道该如何发泄。

他就是很生气,看见他们就很生气。

他笑起来真甜,
可是,他从来没对自己笑过。

徐一宁被吓到了,可就是固执地没有动。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皇上对自己发火。
可是,我没做错什么啊?

怒火被那张执拗的脸和泛红的眼眶彻底激发,皇上伸手抽出了林侍卫腰间的长剑,直指着徐一宁的胸口。

“朕让你跪下!”

不为所动,剑已抵至心口

“陛下!”

林墨顾不得什么君臣之礼,他冲上去伸手就握住了锋利的剑尖,血沿着剑滴到徐一宁眼前的地上。

“让开!朕要他给朕跪下!”

被怒火夺了理智的皇上怒吼道,试图从林墨手中抽出那把剑。

“洛洛,听话……”

“放开吧,林墨哥哥”

徐一宁轻声说道,站了起来,直视着皇上泛红的双眼。

“我不知道怎么惹怒了陛下,如何处置,悉听尊便。但是请不要迁怒于林侍卫……”

徐一宁话没说完就看见皇上抽出了长剑,毫不犹豫地生生砍掉了林墨的右手……

“啊!”林墨痛得惊呼,断臂掉在地上,肩膀处血肉模糊,他疼得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你……林墨哥哥!”徐一宁不可置信地看着拿着剑的皇上,试图扶起林墨。

皇上也是愣住了,刚刚听见他维护那个侍卫,想都没想就已经动手了,一切发生得太快,徐一宁怨恨的眼神让他痛无法思考。

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做错了什么。

可他是一国之君,他是周浩然,他做的所以事情都应该是对的!

皇帝扔下剑,仓皇逃离了别院。

『4』

安排了人去别院处理了一下,此后他就再没有去过那里。

皇上想了很久,为什么自己会突然生气,甚至失去了理智?

最后他终于想明白了,因为他不想看见他的琴师给别人弹琴,不想看见他对别人笑,不想看见他跟别人在一起……

因为那是他的琴师,是他的人。

一向睿智的皇上,在感情方面却甚是驽钝……

那年冬天,皇上放走了断臂的侍卫。

没处死他已经是宽容的了,任他自生自灭,只要不要让徐一宁见到就好……皇上烦躁地想到。

再去别院时,院子里的枯树已经发了芽,他的琴师啊,整日坐在树下弹琴……

林墨与徐一宁来说,是唯一的亲人了,却被那个该死的皇上生生斩去右臂……

墨哥哥一定很痛……徐一宁想到,他现在在哪儿呢?出了宫该会去哪儿呢?他……还活着吗……

皇上来的时候,只见他呆愣坐在树下,目光空洞,无心抚琴……

“洛洛……”皇上小声地试探地唤了一声

洛洛,那天那个人是这么叫你的吧,可你从来没告诉过我……

“嗯?”抚琴的人浑身一颤,下意识地抬头,从小到大,除了家人,林墨是唯一一个这么叫他的人。

四目相对的那刻,皇上看见徐一宁红了眼眶,他想了那么久才敢来见他,可这一见到反而想逃走。

周浩然啊,你有什么脸面来见他?

徐一宁忍着泪,按下心里的恨意。他试图对皇上笑笑,然后假装自己原谅了那个人。

只有这样才能让你亲近我,只有这样,我才能杀了你。

徐一宁弱,但是他不傻,他心里住着一匹狼,一旦被惹怒,连他都无法控制住自己。

皇上见他不说话,眼底的恨意也收了些许。他缓步走过去,站在了他身旁……

“朕……”欲言又止,大脑在见到他时已经无法正常运转。

“我给皇上弹一曲吧……”没等皇上说话,徐一宁已经自顾自地开始弹奏,温柔如他的琴声缓和了气氛。

“洛洛,朕知道你恨朕……”

“我叫徐一宁。”

“…朕知道错了”高傲的不可一世的皇上终是低了头“朕……只是……”

朕只是太喜欢你。

“不,皇上怎么会错呢?是我不对,我怎么敢生皇上的气?”

“不……你别这样……我没有……”皇上慌忙地想辩解,想安慰,但是却说不清楚。

其实他没有那么高冷恶毒,他只是不会表达。

“是我,我没有对你下跪,我没有对你笑,我没有那么热情的对待你……皇上您是九五之尊,我却处处忤逆您,惹怒了你是我自作自受……您……就算杀了我也不为过。”

琴声早就乱了,徐一宁说了很多,末了还抬头对皇上笑了笑……

他笑起来很好看

“我应该感激您的不杀之恩呢。”

明明他笑得那么甜,说出的话却让人扎心,皇上张着口说不出话,他的琴师已经被他伤得体无完肤。

“……洛洛”

“不要叫我洛洛!”徐一宁总算是无法忍受了,他站了起来对皇上吼道:“除了林墨哥哥谁也不能叫我洛洛!”

他很生气,生气地摔断了他的琴。

皇上忍着怒火,他心里有愧,怎么敢再冲他发火。皇上没说话,小心地捡起摔成两段的琴,走出了别院。

看来他还是不来的好,免得又惹他生气。

派人去找了最好的工匠修好了古琴,隔天就派人送去了别院。

没有琴,朕的琴师会更难过吧……

其实对于那个琴师,皇上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再愚钝的人也该看出来的,皇上从来没对哪个人这么放任过,他甚至给他道歉了,他怕他再生气,难过,怕他恨自己。

除了喜欢他还能是什么呢?

『5』

那天傍晚,皇上经过别院没听到琴声,他没敢再进去了,自上次惹他发火,皇上已经半个月没去见过他了。

就算知道自己喜欢他又能怎样?朕怂啊……

经过后花园时听到一阵熟悉的琴声……皇上循着声音找到了在长亭里抚琴的人……

那曲子是他第一次在他面前弹奏的那首,恍惚又看见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他抱着琴,执拗地不肯下跪,长发散乱遮住了他好看的脸,白袍破旧染了些血色……而现在,坐着亭子里抚琴的人,长发被高高束起,穿着绣了金丝的他赐的白袍。

皇上见他注意到自己,忙想躲开,没想到那人竟朝自己笑了笑。

大概是被那笑勾了魂魄,皇上小心地靠近长亭,最后坐在了离他很近的地方。

琴声悠扬,岁月静好。

就这样安静听他抚琴也好 ,皇上闭上眼想到。

“噔~~~”琴弦断了一根,琴声戛然而止。

徐一宁抽出藏在琴下的匕首,刺向皇上。

其实他的动作不算很快,可是皇上就是没有躲开。

匕首是林墨临走前留给他的,现在用来给他报仇刚好。

匕首刺在了皇上胸口,血瞬间就染红了金色的龙袍,躲在四处的暗卫第一时间赶来,一剑斩了那个琴师握着匕首的左手……

不是皇上不想躲,是他没想到,他的琴师是为了刺杀他才朝他笑的。

如果说周浩然是一匹狼,那徐一宁就是一匹披着羊皮比他更狠心的恶狼……

琴师被斩去了左手,再也不能抚琴……

皇上被救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派人放了徐一宁……虽然他应该被斩首,甚至该被五马分尸。

被匕首刺中的时候,皇上就在想,欠了他的该还清了吧。

他不是想报仇吗!朕也没躲啊,他应该消气了吧?如果他不愿原谅朕,那就放他走好了……

爱不起朕还躲不起吗……

与其将他束缚在这宫里,不如放他走,让他去找他心心念念的林墨哥哥……

朕早该料到,就不该喜欢他,

不被世俗接受的事情从来不会有好的结果……

『终』
断臂的侍卫在那年冬天倒在了雪地里,再没有起来。

断了手的琴师,仍抱着琴去找他的林墨哥哥。

而皇上……仍被锁在没有了他的琴师的深宫……

评论(8)

热度(56)